首页 > 艺术人生 > 中外名家

东坡原是西湖长 一蓑烟雨任平生发布时间:2016-03-03 15:52:53  浏览:1001  发布人:西苑中海书画院

表忠观碑(陈杰供图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表忠观碑(陈杰供图)

  “我本无家更安往?故乡无此好湖山。”离今约千年之前,一代文豪苏东坡初到人间天堂杭州,便写下这样的诗句。秀美西湖赢得了蜀人苏东坡之心,他很自然地把这里当做自己的第二故乡。而“西湖之景甲天下,惟公能识西湖全”,苏东坡也对西湖报以无限热忱,他在杭州疏浚筑堤、开挖水井、建造医坊、救济灾民,留下一抹芳堤,一湖秀水,以及数百首诗词和许多传说,直到今天,杭州人仍然非常深情地追思怀念这位曾经的“西湖长”。当我们泛舟湖上,或灵隐问禅,或群山登攀,或茗茶品食,我们总能感觉到苏东坡如影随形刻骨相伴。1988年,在苏堤南端,建造了一座仿清楼阁,白墙红窗,专题陈列纪念资料,是为苏东坡纪念馆。

  自意本杭人,以诗酬西湖

  苏东坡才名播于天下,宋仁宗非常欣赏他,赞他为未来的“太平宰相”。苏东坡一生中曾两度赴杭。1071年,36岁的苏东坡因反对宰相王安石变法,外放杭州任通判,这是他第一次来到杭州,并住了3年。1089年春,阔别杭州15年后,苏东坡又以龙图阁学士身份出任杭州知州,再次来到熟悉而亲切的西子湖畔。

  林语堂在《苏东坡传》中说,杭州像是苏东坡的第二故乡,他一生最快活的日子是在杭州度过的。在性情,在风情,在爱与笑等方面,苏东坡与西湖是密不可分的。西湖的诗情画意,非苏东坡的诗思不足以极其妙;苏东坡的诗思,非遇西湖的诗情画意不足尽其才。

  在京城做官的弟弟苏辙,很高兴兄长离京外任,但他鉴于“乌台诗案”的前车之鉴,又怕苏东坡到杭州后又去作诗写赋,讥讽朝政而再起祸端,就在临别时苦苦相劝,“北客若来休问答,西湖虽好莫吟诗。”而杭州的山水抚慰了苏东坡的心灵,他很快就融入了这座城市,显然没有听进弟弟的劝告。在为官之余,苏东坡遍游杭州山水楼台、庙宇街巷,留下许多诗篇。在苏堤,“东风第六桥边柳,不见黄鹂见杜鹃”;在孤山,“孤山孤绝谁肯庐,道人有道山不孤”;在虎跑,“道人不惜街前水,借与匏尊自在尝”;在灵隐,“溪山处处皆可庐,最爱灵隐飞来孤”;游西湖,“卷地风来忽吹散,望湖楼下水如天”;观钱潮,“海上涛头一线来,楼前指顾雪成堆”。

  西湖其时本无固定称谓,有“金牛湖”“明圣湖”“石函湖”“钱塘湖”等。而诗人泛舟西湖,留下他最为著名的写景诗《饮湖上初晴后雨》,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。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”从此,西湖又多了一个“西子湖”的雅号,成为西湖最贴切的称谓。这首可谓“前无古人、后无来者”的千古绝唱,润饰了西湖,概括了西湖,对西湖做了最传神的描绘,超越时空,杭州湖山因之而生辉添彩。

  诗画本一律,天工与清新

  苏东坡在诗词、散文、书法、绘画等各个领域都极具创造性,被公认为全能的文艺家。仅在绘画上说,他首提“文人画”概念,主张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,影响至今不绝。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”,苏东坡擅长画墨竹。他绘画重视神似,以画寄情,提倡“诗画本一律,天工与清新”。可惜,他的画大多在元祐党争中被焚毁了,传世之作非常少。

  在书法上,苏东坡是尚意书风的创始人和代表书家。杭州灵动秀美山川激发了他无限的才情,他赏景题诗著文,留下了许多遗迹。

  其实,苏东坡在杭州西湖曾有多处题名石刻,因元祐党争,题刻几乎都被凿平了,只有大麦岭一处题刻侥幸得以保存原貌。大麦岭如今是人迹罕至的地方,在古代可是进天竺的要道,苏东坡的摩崖题记就刻在三台山路西侧,大麦岭的半山腰上,一个亭子下拔地而起几块高大的岩石,表面满是风化的痕迹。其中有一石块,上刻“苏东坡、王瑜、杨杰、张寿同游天竺,过麦岭。”摩崖高0.38米,宽0.34米,字径0.10米,阴刻,正书,文右行,楷书。这正是1090年3月2日那天,苏东坡和朋友去天竺游玩留下的。这也是杭州现存唯一苏东坡题记原物,更显得弥足珍贵,已被列为浙江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钱王祠里面还有一处苏东坡题记之物。钱王祠始建于1077年,为几年吴越国钱王对杭州的贡献,建表忠观。第二年,苏东坡撰写《表忠观碑》,颂扬钱王的功绩,刻成石碑立在观内。《表忠观碑》是苏东坡中年时期大字楷书碑版的代表之作,也是苏东坡全面评价吴越王钱镠的历史见证。此碑颇近颜真卿《东方画赞》,风格以清雄二字概括。前人评此碑“比之蔡君漠,有过之无不及。坡公最用意之作也”。该碑在中国书法史上也是万众瞩目,是苏东坡擘窠书中的佼佼者。后来石碑变得残破,1560年明嘉靖知府陈柯按旧碑重新摹刻了4块,故《表忠观碑》有宋刻本和明刻本之分。2003 年,明刻《表忠观碑》从杭州碑林迁移至新恢复的钱王祠内,可惜只剩下其中3块。

  在杭州,苏东坡也写就不少精美的尺牍作品。1073年夏天,苏东坡到虎跑养病听泉,因做“游虎跑泉”诗一首:“紫李黄瓜村路香,乌纱白葛道衣凉。闭门野寺松阴转,欹枕风轩客梦长。因病得闲殊不恶,心安是药更无方,道人不惜阶前水,借与匏樽自在尝。”现今流传《游虎跑泉诗帖》有两本,台北故宫博物院存一本,另北京长风拍卖公司在2008年春拍会上以957.6万元拍出,称为“长风本”。

  寄情好湖山,风流佳话传

  对杭州人来说,苏东坡不仅仅是历史上的大文学家、大书画家,更是杭州老百姓心中亲切的“老市长”。在杭州期间,他疏浚城中六井,为杭州百姓解决饮水问题。他赈济灾民,并建立第一所公立医院“安乐坊”,配制“圣散子”药普济百姓。当然,他最为知名的是疏浚西湖,将挖出的淤泥和葑草堆积湖上,筑成一条由南至北的长堤,同时在湖中设立三塔,规定菱藕种植的界限,成为今天“三潭印月”的缘起。此外,他还疏浚了城中的盐桥河和茅山河,便利了城中水运,使“西湖甘水,殆遍全城”。

  苏东坡寄情于杭州山水之间,留下了许多美丽动人的传说,生活在西子湖畔的人们,从宋元明清一直都流传着苏东坡的佳话故事。

  苏东坡非常喜欢结交僧友。在杭州诸多高僧中,他尤其钦佩龙井寺方丈“辩才”。辩才因善说法义而闻名吴越,宋神宗赐其法号“辩才”。苏东坡第一次到杭州做通判时便成为朋友,还请辩才替儿子治好了不会走路的病。当时苏东坡次子四岁还不会走路,请辩才替之长期按摩,几天之后其子竟然能独立行走奔跑了,为此苏东坡赋诗《赠上天竺辩才师》相谢,云“师来为摩顶,起走趁奔鹿”。后来,苏东坡二度到杭州当知州。他去拜会时已八十高龄的辩才大师,二人相谈甚欢,夕阳西下,苏东坡饱饮香茶而归,辩才一路相送,两人边走边谈,不知不觉,辩才忘记自己曾经订下“山门送客,最远不过虎溪”之清规,一直送到了虎溪桥。左右侍者惊呼,“大师,送过虎溪了!”辩才笑笑说,“杜甫不是说过么,‘与子成二老,来往亦风流。’”为此佳话,辩才后来还在溪上建造了一座亭子,取名为“过溪亭”,又名二老亭,并写诗呈苏翰林。苏东坡写下和诗《次辩才韵》,现该诗贴台北故宫博物院有藏。诗中结尾道,“聊使此山人,永记二老游。大千在掌握,宁有离别忧。”表达了他对友情的珍惜和希望,也展示了他对大千世界如在掌握的豁达胸怀。

  在苏东坡来杭做通判之时,其恩师欧阳修曾提及杭州孤山有一位才情高尚的诗僧,名为惠勤。当年腊月,苏东坡便踏入孤山,寻访惠勤,同赏孤山美景,畅游西湖,留下《腊日游孤山,访惠勤惠思二僧》的佳诗。十五年后,苏东坡再次来到孤山,将惠勤讲堂后的一泓清泉以两人都非常崇敬的欧阳修的号命名为“六一泉”,并作《六一泉铭》刻在石上。苏东坡又在泉后凿石筑屋,自名为“东坡庵”。现在石刻和庵房早已不存,唯有六一泉仍清冽如初。

  倘若到灵隐探幽,还可在灵隐见到一副名对,上联为“古迹重湖山,历数名贤,最难忘白傅留诗,苏公判牍”,讲述的就是苏东坡判案的故事。苏东坡出知杭州时,有人告一个制扇者借钱不还。而制扇者回答说,“某家以制扇为业,适父死,而又自今春已来,连雨天寒,所制不售,非故负之也。”苏东坡得知原委后说,“姑取汝所制扇来,吾当为汝发市也。”制扇者赶紧回家拿来团扇20把,苏东坡当即提笔做书,并绘上枯木竹石,对制扇者说:“出外速偿所负也。”制扇者泣谢而出,还没有出府门,人们便抢着以千钱购买一把扇子,制扇者也就还清了债务。

  苏东坡在杭州的故事还有许多,如他与杭州知己朝云生死相伴,以及他严惩不良富豪、帮助穷苦书生、巧写断案判词、留名杭州美食的许多动人佳话,现今这些传说已成为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。苏东坡,这位杭州的“西湖长”,杭州人将永远怀念他。

      来源:新浪收藏